加措活佛,四川雅江扎噶寺活佛,80后精神导师,著有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》,同时也是一个网络红人,在微博有超过1000万粉丝,微信公众号也有30万听众,微社区150多万的访问量。他在佛教界首先提出了“云端道场”的概念,认为通过互联网来传播佛陀智慧,比在线下烧香拜佛的方式更有优势。互联网消除了地域和空间的限制,能同时影响1000万粉丝,而寺庙接待人数毕竟有限。

  本期微Talk,加措活佛和小微畅谈微信、微社区的运营之道,对于外界的质疑,加措活佛强调:“我不管别人说什么,最重要是我在做什么,现在很多人不关心自己在做什么,只关心别人说什么,这是很危险的。我知道自己做什么,我需要通过最与时俱进的方法去弘法,我既明白自己要做什么,我也会反复思考,一直坚持”。

  访谈全文:

  小微:你是活佛,是畅销书作家,在网上还很活跃,微信微博信众粉丝特别多,也是一个“网络红人”,对于这些身份,你是怎么看的?

  加措活佛:未来的世界,谁都能成为一个跨界的人,跨度越大越好。有可能你是一个雕塑家后来变成歌手,歌手变成厨师,厨师变成明星。你是个僧人,你也可能是个网络名人。跨度越大价值越大,带来的智慧、角度、方向也越多。所以,我现在很愿意去做很有跨度、很有挑战的工作,别人越觉得不可能的工作,我去做那就是很有意义。

  小微:你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互联网?

  加措活佛:我接触互联网很晚,当时觉得互联网很遥远。2009年,我开始用微博,开始的时候只发我的诗。后来发生玉树地震,有一个喇嘛去世,我从香格里拉赶去玉树,一路用微博播报沿途灾情,当时很多媒体转发我的微博资讯,我发现微博是很好传播的工具,就开始重视微博。在微博主要关注一些佛教界动态、公益圈的动态、好友的动态。微信还在内测的时候,我就开始用,还推荐给湖南卫视的谢娜、何炅一起用。

  小微:你提倡“云端道场”,这是什么概念?

  加措活佛:传道也是和人在沟通,和人连接是最重要的。佛经里面经常讲,以心传心,与众生连接在一起,叫相应法。

  佛教经常说要去普渡众生,网民本身就是普罗大众。开始我提倡“云端道场”的时候,很多人觉得不可能。我上网去弘法,很多人觉得是不可思议,很不如法,很危险。但我坚持,因为我知道我和人在沟通,我并不是在做一个不靠谱的事。

  我通过互联网,和我现实中与人的连接,两者对比差距太大了。比如,我搞个讲座,有可能是1千人,最多1万人,但不可能超过100万人,这种连接是不可能的,更不可能每天去激励这群人。所以,我选择云端道场。而且,在网上别人可以选择你,也可以屏蔽、取消关注你,这是在平等基础上的传播。所以云端道场是未来非常重要的一个道场,我会在这个方面再努力的去传播。

  小微:在微信运营和微社区运营上,你的经验是什么?

  加措活佛:移动互联网时代是自由的,大家互相选择,所以一定要摆对双方的位置,要尊重粉丝、理解包容他们,而不是你想说什么就是什么。佛教说的,要将众生的利益和价值放在很高的位置,理解包容爱他。

  第二个经验是,定下自己的方向的时候,不要天天动摇。今天听说雷军做的很火,明天听说李开复很火,什么模式都做,就不会形成自己的定位。你看罗胖已做了一两年了,都一直发60秒语音,我发中英文对照的也是一两年也没有变化。佛教经常说持戒,就是持续的保持自己的状态,就不会犯很多错误。

  第三是,如果你不是实力雄厚或者想法很成熟,还是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在那个生态里生活。很多人都想自己做APP、应用啊,自己去发明,我们任何人都可以做到微信的样子,但你可能不知道微信后面有腾讯,经过了很长时间才成功。

  这三点很重要:关注他人、不动摇、不自我膨胀。

  小微:你的微社区就叫“云端道场”,你怎么保证里面传道的氛围?

  加措活佛: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,这很重要,要有分寸,云端的道场和人间道场一样,也要有敬畏感,要有亲近自在感,不应该什么都发泄。所以,我的云端道场是有要求。有的社区里面有很多网友晒图曝照,但我希望我的道场是个清静的地方,大家互相聊天、心平气和的分享自己的心灵感悟,聆听他人的感悟。

  我自己定位我的道场是个书房,我希望里面充满正能量,发负面东西的人我会清理出去。我们有个制度,发表多少负能量或者广告,就会被禁言拉黑。

  小微:你会去微社区和网友互动吗?

  加措活佛:微社区有信徒帮忙维护,我自己也会经常去回答问题,信众之间也有互相交流。

  小微:你的微信公众号有多少人一起运营?

  加措活佛:微信公众号有两个人,我和我的徒弟,他会帮我编辑,并不需要很多人。移动互联网的变革需要思考,你做产品关不关心人最重要,是不是真的出于去度化人为目的,佛教讲利益众生,以帮助他人为核心的,在互联网上都能做起来,只讲利益自己的都不行。

  比如谷歌,开始的时候就是帮助他人,也没想到要怎么赚钱,它的出发是解决他人的问题,利他自然会自利,帮助他人自然会找到自己的利益。微信现在也是这样。

  前几天去微信总部,和微信总部的人沟通,他们说微信的愿望是链接所有能链接的人,不仅仅是人还有物,我觉得这是个很伟大、很有贡献的想法。这种宏愿是一定要有的。我也愿意做一个这样的连接平台,与一切有情众生链接起来,而且是链接一切正能量、善能量。

  移动互联网需要讲对人的关爱、帮助、贡献。如果你首先想到的是想发点广告、马上就投机取巧,这种就很难做成。

  小微:你手机里有多少APP?

  加措活佛:100多个,微博、微信、滴滴等等,还有很多佛教的应用,我经常会研究。

  小微:每天花多少时间在手机上,觉得自己是手机控吗?

  加措活佛:我算手机控,每天花2个小时到3个小时用手机上网,但我属于拿得起放得下的手机控。

  小微:你的微博有1000多万的粉丝,微信公众号也有30多万粉丝,粉丝”和“信众”您平时会做区分吗?

  加措活佛:不做区分,都是众生。有些人认为自己是佛教徒,有些人认为不是。实际上,佛说人人都有佛性,其实是说人人都有佛缘,都有可能成为佛教徒,所以我不做区分,在我看来都是佛教徒。

  小微:介意自己的微博、文章被说成“心灵鸡汤”吗?

  加措活佛:不介意,无所谓,是不是心灵鸡汤不重要,对心灵有用就好了。有些人把我的名字拿掉直接发出来了,我也会去点个赞。空气、清水、土地本质没有主人,诗歌也没有主人,对人类有贡献就好了。

  小微:朋友圈经常分享心灵鸡汤会被朋友们屏蔽,怎么办?

  加措活佛:不重要,贵在坚持。屏蔽的人说明他不需要,不强求。

  小微:现在是个商业社会,无论做慈善,还是弘法,很多事情都会跟金钱发生联系,你怎么面对这种情况?

  加措活佛:公益需要去募集很多钱,是很难的。我是提倡人人做公益,但我并不经常去募集,一年募集多少资金不是我最重要的工作,我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模式。我之前做的“温暖玉树雪中送炭”以及后来的“爱心书包”的公益活动,都不会接触到钱,只是提供一个创意的公益模式。我忌讳直接接触钱。

  小微:做微社区,很多站长希望能赚钱,实现变现,你有考虑过这个事吗?

  加措活佛:没有考虑过。我就把微社区当作弘法的地方。我之前说过,任何做微社区的人想要变现都没有我快,因为其他人想要变现,是需要第三方回馈才可能变现,我的变现是立刻当下的,只要传播出去我的功德就产生了,不需要再回款,不需要支付宝、微信支付。这就是佛祖的概念,佛祖不需要众生的回报,只要对众生产生影响的那一刻就有了圆满的结果。

  小微:有和其他活佛交流过对微博微信的看法吗?

  加措活佛:平时交流的比较少,但很多师傅都用微博微信弘法。

  小微:很多人觉得,活佛是比较超脱,不那么入世,但身在名利场,你怎么看待成功?

  加措活佛:首先红尘或者超脱的僧人,这都是人们的想象,只要你想要去度化众生,众生一定在红尘中,如果在深山老林里,那不是众生。你要度化众生注定不能离开红尘。

  我的这种成功算不算成功?我也不知道。到今天为止,我对众生有一点点贡献的话,也是佛祖对我的加持和我的恩师们的教导,才可能有一点点的机遇接近红尘的信众,为他们做点事,这也是一种福报。

  我不管别人说什么,最重要是我在做什么,现在很多人不关心自己在做什么,只关心别人说什么,这是很危险的。比如人家说加措活佛为什么要这么入世啊,什么活动都参加什么人都见,难道别人说了这个,我明天就不做了?我明天还照样会去见,我知道自己做什么,我需要通过最与时俱进的方法去弘法,我既明白自己要做什么,我也会反复思考,一直坚持”。

  小微:你被称为80后精神导师,怎么看80后?

  加措活佛:80后的人很有福报,没有受过苦,有机会的话建议大家去偏远的地方支教、当志愿者,丰富一下人生。

  小微:最后,请给我们的网友一点开示。

  加措活佛:过去网友比较少,是”少数民族”,现在网友基数很大,是个“多数民族”了,希望广大网友健康快乐,多传播一些善、慈悲和爱。如果分享的都是负面,会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不快,我希望你们应该分享更多的快乐。最后还是送给大家一句话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(完 采访编辑 半半 )